潇潇夜雨.KOALA

Doubt everything, Find your own light

水光潋滟.呼伦湖.呼伦贝尔

呼伦湖被当地的牧民们称作达赉诺尔,意思是像海一样的湖泊。驻足岸边的高崖向湖面望去,波光粼粼的湖面辽阔高远,颇有几分大海的味道。循着崎岖陡峭的小路下到湖边,浑浊的湖水与满地的垃圾却实在令人失望,管理好一方水土真的有那么难吗……

大风起兮.满洲里.呼伦贝尔

不知是否是地处边境的原因,满洲里风云变幻的迅捷令人惊叹,刚刚还是艳阳高照,转瞬间便是黑云压城。小城四周起伏无定的山丘上布满了风力发电桩,巨大的叶片迎风震颤旋转,沉闷的轰鸣声足以令天地变色……

守望.巴尔虎草原.呼伦贝尔

分割国界的铁丝网阻断了前行的脚步,视线却依然可以触及远方,亲手触摸的念想转成了痴迷的守望,只为远方,那一缕阳光照耀的草场……

边境风云.巴尔虎草原.呼伦贝尔

黑满国防公路大部分贴着中俄边界,森寒的铁丝网将两个国家分隔开来,远处的边防哨卡规模不大却颇显巍峨,森严的守卫着自己的国土。天边的浮云却不受边界的限制,呼啸翻滚着从一端扑向另一端,卷舒之间透出几许嘲讽的意味……

逝者如斯.太极湾.呼伦贝尔

河畔的山丘并不算高,空无一人的山顶只有一座孤寂的墓碑,墓志铭上刻着的名字有些陌生。在这样的地方立碑应该是取永镇山川的意味,想来生前定不是普通人。乌黑的云层自天边涌起,长风之中有了冷冽之意,与大自然相比,人类终是渺小的生物,山下的河畔游人如织,为壮丽的风光而颠倒迷醉,却鲜有游人登顶拜谒,流光还真是容易把人抛啊……

太极湾.巴尔虎草原.呼伦贝尔

额尔古纳河在五卡附近有一个巨大的转弯,流速缓慢的河水造就了大片的湿地。午后的阳光穿透了云层,洒在弯弯曲曲的水面上,泛着银光的幽蓝河水在碧绿的水草之间缓缓的流淌。登上河畔的小丘凭高望远,满眼的绿意在天地间延伸,水蓝划破了草绿,留下的痕迹竟真的很像一幅川流不息的太极图……

离离原上草.巴尔虎草原.呼伦贝尔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唯有身处草原才能真正理解“离离”之意。及腰高的绿草在秋风中肆意的舞动,翠绿的草浪以奇妙的韵律绵延至天地的尽头,没有风吹草低,牛羊是真的看不见啊……

牧场秋日.巴尔虎草原.呼伦贝尔

工业革命之前,骑兵曾经是雄霸天下的兵种。而今的世界,骏马早已让位于机动车辆,草原上的牧民们也大多改用摩托车放牧了,马背上豪情似乎早已烟消云散了。但不知为何,在草原上看到马群的那一刻,血液中似乎总有一丝原始的野性在躁动,纵马驰骋的欲望不可抑制的熊熊燃起……

往事如烟.蒙古大营.呼伦贝尔

额尔古纳河畔在蒙古建国之前一直是铁木真的母系氏族弘吉剌部的游牧之地,草原上的黄金家族与弘吉剌部世为姻亲,部族里共出过18位皇后,铁木真的妻子孛尔帖也是出自弘吉剌部。如今的部族旧地建了一座蒙古大营,也许是因为要收费的缘故,营内游人了了,倒是营外的马场人头攒动,高大健壮的三河马只要付费即可随意驱策的吸引力显然要比大营里的风景诱人的多。曾经纵横天下的蒙古马现在已很难在草原上见到踪影了,取而代之的是经过与贝尔加马、盎格鲁马与阿拉伯马杂交而成的三河马,三河马更高、更快,也更加强健雄峻,遗憾的是她们生错了时代,永远的失去了驰骋草原的机会,只能在马场满腹不甘与屈辱的供游人骑乘取乐...

天路苍茫.巴尔虎草原.呼伦贝尔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巴尔虎草原没有长亭,古道也早已湮灭,唯有笔直的公路沉默的延伸着。即使低矮的云层激烈的翻滚舞动,连天的碧草在长风中沙沙作响,却仍然难以改变,空气中弥漫的苍茫味道……

2/60